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新闻资讯» 野猪泛滥成灾野猪捕猎机大显神威

野猪泛滥成灾野猪捕猎机大显神威

2017年10月28日 上午9:54

野猪为患,山区农民苦不堪言,也愁坏了野猪捕猎机当地政府。为此,各乡镇护秋队纷纷成立。9月2日,本报记者一行二人与长阳榔坪镇护秋队队员组成11人的浩大队伍,前往榔坪镇与巴东接界的柳山,亲身体验了猎杀野猪的艰辛。

精心准备 领枪出发

上午8时,由7名猎手、1名民警、1名司机和我们组成的捕猎队伍准备妥当,分乘一辆长安小货和一辆越野车,浩浩荡荡向本次围猎的目的地——柳山进发。

出发之前,队员们前往榔坪派出所领取了本次围猎所需的猎枪、子弹。虽然队员们都是当野猪捕猎机地有名的老猎手了,派出所所长李昱检查完所有枪支后,还是不忘一再叮嘱:一定要注意枪支使用安全,不看到野猪绝不能上子弹,避免枪支走火。

与我们同行的,还有4个特殊的伙伴:黑宝、野猪捕猎机麻子、黄子和老黄巴。猎狗们在主人们的哨音中飞快集结,对于马上要到来的战斗,它们格外兴奋。

据了解,这7名猎手包括4名枪手和3名赶手,其中以赶手最为辛苦,也最为重要,能否发现野猪活动地点并将其赶入包围圈,全靠他们把握。因此,这一工作通常都是由经验丰富的老猎手担任。3名赶手中,四十不到的易洪轩别看年岁不大,可他察闻野兽行迹的本领,那可是一般人学不来的。据说只要看一看脚迹,他就知道野猪的数量和个头,是回窝还是出动,活动方向是哪边,可以说是十拿九稳。当然,白发苍苍的老猎手邱乾虎和秦文新也是经验老到。

枪手们也是各有神通:队员易义华枪法奇准,他所在小组目前已击杀野猪10头,他一人独射6头,其中包括一头280斤重的壮年野猪。队员张祖权外号“獐子”,行动中身手之敏捷,队里无人可比。

仔细搜索 猪踪几现

离开榔水公路,车子转入柳山脚下一条乡间土路。枪手张祖权和赶手易洪轩在此处下车,顺着山势往右去,剩下的人则向左沿土路继续前进。之前收到消息,有数头野猪在柳山上活动。张祖权二人将从山边向山中搜寻,我们则直接进到柳山中心。

顺着蜿蜒盘旋的山路行进了约5分钟,猎手们所乘的小货忽然停了下来。原来,路坎下出现了清晰的野猪蹄印。由于泥土干燥,无法确认野猪是何时经过此处,只能是个无甚价值的线索。

几分钟后,我们在路边一土坎上发现了一些新鲜的痕迹,极似野猪蹄留下的,但顺着痕迹往坎上搜索,却未发现任何连续的痕迹。这是怎么回事?猎手们开始有了些小小的争论。邱老指了指地上模糊的车轮印,便平息了这场争论:小车倒车时尾部撞上了土坎,其棱角几乎与野猪蹄印无异。我们不由得对白发苍苍的他,生出了几分崇拜。

顺着一条灌木荆棘密布的山沟,我们在沟底见到了两个直径米许的水坑。邱老一眼便看到了水坑边杂乱的痕迹:两天前肯定有野猪在此活动过。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,分散成几个小组的猎手们穿行于深山密林中,虽然多次发现野猪留下的痕迹,但没有一处能表明它们头晚在此活动过。唯一得出的结论便是:这群野猪至少有3只,领头的最少在300斤以上。

一番搜寻下来,记者二人大汗淋漓,却依然不能脱下身上密不透风的迷彩服。这里的山林多为带刺灌木,其间距多在十几厘米,每走一步,都显得尤为困难。迷彩服上,到处是被灌木刺挂出的线头。

终于,我们跟随的第三小组在柳山顶的一处农田里发现了重要线索。猎手们一眼便看到了山林中倒伏的高粱,在附近村民的引导下,经仔细察看,最终确认这些高粱正是头一晚野猪们糟蹋过的。此时已是下午3点,距离我们抵达柳山已经过去了6个小时。

灌木阻隔 一枪难放

这一情况被迅速通过对讲机通报至各个小组,大家都兴奋起来:找到了最新的蹄印,离找到野猪也不远了。然而,糟糕的是,此时距离天黑只有4个小时时间,能否在这短短时间内组成包围圈,将它们击毙,也成了极大的悬念。

很快,三个小组分从山脚、山腰和山顶三个方向向山腰处展开拉网式搜寻。

依据电话联系的情况,野猪们一直奔逃于柳山连绵的数个山头上,而林中的猎手和林外的我们,也随着它们往返山头和山脚间。

后据猎手们说,三个小组都曾多次看到了野猪逃窜的身影,但由于距离较远,加之灌木阻隔,一直都没有形成有利的开枪条件。在没有把握一枪毙命的情况下,打伤一头带有小野猪的大猪,将对猎人的生命构成严重威胁。此前已有过类似悲剧发生。因此,没有绝对把握,经验老到的猎手们断然不会开枪射击。

夜色降临 抱憾离开

下午6时30分,根据事先商量的地点,我们在柳山脚下的蓄水池见到了风尘仆仆的护秋队员们。野猪捕猎机3小时的林中追逐,让他们精疲力竭,而野猪掉转头从包围圈的缝隙中又上了柳山顶。夜色即将降临,再追逐下去也是徒劳,队员们只能选择放弃。随后,他们纷纷给柳山上的农户们留下电话:一旦他们发现农田被糟蹋,马上通知护秋队。

据悉,榔坪镇全镇20余名枪手分散成立了多个护秋小组。据不完全统计,仅今年7、8月份,全镇各护秋小组就击毙野猪近30头。